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旅头条

滇地宝藏 | 云南禄丰四题

发布时间:2021-01-16
文章来源:云南日报 作者:龚怡丹 点击数:943

星宿桥

老禄丰人有事无事都喜欢到星宿桥上走走逛逛。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在川街乡工作,每到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禄丰县县城,不管时间宽窄,都要去看一眼星宿桥。初次看到星宿桥时的那种激动震撼的情态,仿佛昨日。

星宿江汇三江而纳众流,洋溢千里;星宿桥通两迤而利诸井,汪濊四郊。《康熙禄丰县志》载:星宿桥下之星宿江,长流汹涌。当夏秋之交,洪波急涛,渡舟者多婿溺之虞。明万历年间,县令向兆麟详请建修大桥,开工于壬子(1612年)冬,竣工于甲寅(1614年)秋,长三十丈、阔四丈、计五硐。桥建好后,过江有如坦途,民不病涉。到了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秋,积雨泛涨,冲塌二硐四墩,县令丁宗闵申详,批檄迤西文武衙门公捐修葺。过了3年,又被大水冲坏,再次进行修补。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星宿桥又被冲断,迟迟没有修复。到了康熙四十九年,县令刘自唐详明,发动官绅乡民捐银,中建龙王庙,铸造铁牛三只,终于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四月大功告成。

星宿桥至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如今气韵不减,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守望着渐渐干涸的江水和一脉山川。要说历代文人骚客、风流雅士对星宿桥的述颂,县令黄枢的《星桥远眺》可为一瞥:“星桥西郭架长虹,万象登临霁色中。水底有天留化日,山间飞瀑响清风。深林茅屋烟初散,古寺鸣钟韵暗通。忽听隔溪田父语,桑麻从此喜芃芃。”

承载历史文化的东西很多,禄丰沧海桑田的变化,星宿桥可谓一清二楚。从明朝壬子年以来,屡坏屡修。在禄丰人心中,星宿桥是他们情感的皈依,是乡愁的原乡净地。

为了读者更好地了解禄丰的历史,特引《禄丰城星宿桥歌》(佚名)于此:古南岩邑丰城古,昔为甸白通威楚。东接连壤属益州,甸开碌(石奉)由元祖。象石东蹲踞石门,凿开遗迹传忠武。洪武中年入版图,防分卫所遗屯伍。县名依旧设流官,乌鸾爨僰编氓谱……

这个歌很长,辑录一小部分,以补县志史料之不足。需要粗浅掌握禄丰历史的人,这就够了。

罗次温泉

2004年至2006年我在禄丰县碧城镇工作期间,正是罗次温泉蓬勃发展的时期,期间也伴生着一些不良情况。我带领着同事多次到罗次温泉去整饬私搭乱建、私开乱采、恶性竞争等行为。我离开碧城镇时,已秩序井然,经营有度,效益明显好转。

《康熙罗次县志》收录了时任署县的桂林人何清的《修温泉女塘疏》:兹以罗城北去,有泉亭二所在焉。不爨而沸,已探造化奇能;不火而温,爰夺名流胜迹。朝而沐,夕而浴,洗耳不让巢由;疾可驱,病可疗, 濯足何需孺子。这个女塘,是相对男塘而言的。女塘的修建,从此一枝红杏不须露于墙头,因而三醉芙蓉且得逍遥于江浒,深得当地百姓的称赞。

罗次温泉作为罗阳八景,被称为“温泉漱玉”。其水温润如莹玉,四方之人多往浴之。每年的“土黄天”,前来洗浴的人更是络绎不绝。康熙以前,罗次温泉有堂楹,“诞登堂”为张德溥题,“不因人热”为潘德征题,后来尽为水所没。康熙壬午(1702年),罗次知县梁衍祚重修,建阁于外,题“黍谷春浮”,书联于其上:“问我可能如水洁,愿民常似此温泉”。江宁孙印题于阁上:“到来问水情何热,浴罢看山眼倍青”。和曲刺史袁表良治题:“温真如玉”。 庠生金维新题:“王化如斯,人物随在温也;宦情若此,出山依旧冷然”。

一片温泉,有如此多的题额联对,足见罗次之文风蔚然。我随便数了一下,从明以来,罗次就出了10位进士、11位举人、7位拔贡。公学、义学各有数处。现在的罗次坝子,学风渐旺,精英辈出。

罗次有趣的地方很多,罗次温泉往北,原有一灵泉。《民国罗次县志》这样记载:罗邑之北,距城二十五里,道光二十年春,石花村后山涧出泉一渠,灵应异常。寻原视之,穴仅尺许,而水忽出忽止,如喘息之状,时而涌出,则泛然盈沟;时而止息,则翕然进咽。观者运佳则一日而涌数次,观者运蹇则水涸竭。竟有往观数次而不获见一出者,殊真异也。当时我看到这个记载,感觉好玩,周末到仁兴地界上寻找未果,询问当地群众,也不知道有这一灵泉,在黑城遗址转了一圈也就返回了。

罗次温泉几百年,让人心醉的还是濡染其间的温泉文化,而今泯然已失,殊为可惜。我在碧城工作期间,想法修葺了文魁阁,对文庙、文昌宫、关圣宫等文化遗址采取了一些保护措施。离开罗次已15年了,温润的感觉还那样新鲜!

广通的遏与达

广通是南方丝路滇洱段的重要驿站,素有“西来之锁钥、九郡之咽喉”之称。旧有两驿两堡七铺三十二哨四关三梁,是“西去重关、东驰要塞”的明证。《康熙广通志》里说,广通高冈陡涧,亘连回绕。县治在中,势若星拱。山麓外则有响水、回蹬,峰势耸嶐,为一郡锁钥。过去许多地方鸟道回环、羊肠一线。说此处箐陡泉凶,蛮倮杂处,非关哨无以戒不虞、非驿堡无以警邮传、非桥梁无以济不通。元至元十一年(1471年)设广通县时,“广通”一名,寄托了当地时人的希冀。

境内兰谷关旧名响水关,乃迤西第一雄关。松江徐深曾有《迤西第一雄关》诗云:“滇南形胜说迤西,第一雄关实可题。险设高峰连碧藻,桥横阔涧跨虹蜺。参差岩树云为障,突兀山溪石作梯。宝纛飞扬风力劲,入来仿佛觉天低”。

其地域不大:广通蕞尔,设五里以尽五乡四闿,旋列为冲道之一区也。由于区位险要,舆夫络绎,差应繁衍,比大县都要热闹繁杂。

今天的广通镇,具有得天独厚的交通区位优势,乃滇中重镇。成昆铁路、广大铁路、广昆铁路纵贯全境,境内有铁路专用线17条,27个货物转运区站和23个接卸站点,公路也四通八达,320国道、楚广高速、广大高速、昆楚大高速把这个民国时期叫“敦仁”的地方真正建成了广达全通的“广通”。上世纪70—90年代,广通是滇西八地州(市)茶叶、白糖、水果、木材、化肥、矿产品等大宗货物的物资集散中心,繁华一时。目前,广通被列为全省重点镇,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广通的再次腾飞,值得期待。

温煦黑井

人们都说,黑井是失落的盐都。而今,黑井作为特色小镇,正在靓丽转身。面对黑井,我不知从何处下笔。黑井文化驳杂,历史积淀沉厚。井人有自明初谪戍来者,有游宦寄籍者,有商贾置业者,有就近租居者,还有原著民。冠、婚、表、祭,与中州不甚相远。男不强横,女不虚媚。习尚繁华,人多慷慨。以信义相高,耻词讼,喜读书立门户。男不冠不婚,女不及笄不嫁。这样的民风俚俗,着实让人起敬。这也是黑井声名远播的原因之一。

黑井因盐而名。《南中志》:南广、蜻蛉俱有盐官。南广,就是黑井。《南中志》成书于蜀汉魏晋之时,其中说:黑于五色中最长,故名其井之大者。井者,出盐处也。黑井产盐之盛,以十二分支名之:黑井牛、白井羊、洛井马……有清一代,黑井课税每年在1万5千两左右。到黑井的人,都会听到当地的传说:汉初,有土人彝女李阿召,牧牛山间,中一牛倍肥泽。后失牛,固迹之至井处,牛砥地出盐。后,牛入井,化为石。今井底有石如状。

黑井值得书写的实在是太多了。历代诗文述记卷轶浩繁,各种文体早已备矣。此文独掇取当地三五种小吃以记之,也足以养胃暖身。

黑井牛肉。黑井狭长的河谷中,处处可见渗出的盐硝,牛羊经常舔舐,膘肥体壮毛亮,肉质鲜美,绵软适中,肥瘦相间。如果要小酌一杯,可点油淋干巴一盘,红烧牛头蹄一碗,再配以两个时鲜小菜,就爽呆了:干巴方正大块,松软香清;红烧牛头蹄滑嫩爽口、油而不腻,很有嚼头。时鲜小菜都是本家菜园所种,新鲜干净。如果十数人用餐,则可点上全牛宴,煎、炒、煨、炸、烧、炖、烘、烤、煮、焖都是店主的拿手好戏。如果你斯文儒雅,可点一碗牛肉米线、牛肉面条、牛肉卷粉或者牛肉饺子,一准让你的胃肠惊叹不已。

黑井盐焖鸡。鸡是土鸡,盐是黑井盐。约2斤左右的土鸡宰杀小口剖膛掏出内脏冲洗干净后,往鸡腹腔内放入适量的葱、姜、香料、酱油、花椒等原料,鸡身上抹上自制卤汁,腌渍半小时左右,由吸油纸将鸡包好,放进洁白晶亮发热发烫的粗盐包里,捂严埋实再用炭火慢烤半个小时。从盐中提出焖鸡把纸撕开,金黄油亮、香气逼人的盐焖鸡展现在你面前,剁块或手撕装盘,味香肉嫩,骨脆皮酥,口中美味令人不能呼吸。其色香味浑然一体,使人垂涎欲滴后,催人大快朵颐!

灰豆腐。灰豆腐又叫“口袋豆腐”,有的还赋予它一个诗意的名字:“心太软”。灰豆腐以当地黄豆为主料,以手工磨制而成。灰豆腐外表有油豆腐的质感,酥酥脆脆的,但一咬破里面软嫩的豆腐,那种滑嫩爽口的浆汁好像鲜花满口,叫人不敢嚼咽,待反应过来,皮汁徐徐入胃,食客就进入无我状态。


炒石榴花、攀枝花。黑井石榴是石榴中的珍品,炒石榴花也是黑井的一特色美食。石榴花开后3-5日摘下,去除花蕊,在盐水中泡一两天,除去苦味涩味的石榴花变成了淡黄色,洗净后把水分晾干,放少许辣椒和韭菜,大火爆炒两三分钟起锅,清香中略带一丝丝苦味,脆嫩中隐藏缠绵馨气。冬春季节,沿河一带攀枝花盛开如火,煞是绚烂。爆炒攀枝花制作方式与石榴花大同小异,只是炒攀枝花要加点西红柿,起锅后摆点芫荽,味道清清滑滑、酸酸甜甜,又是一番唇润齿香。


来源 云南日报

禄丰县文旅局 图

责编 龚怡丹

审核 马永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