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彝乡文化

从侏罗纪到新世纪:禄丰的前世今生

发布时间:2021-01-23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舒琪 点击数:3911

《云南省情系列微视频》

美名系列之——楚雄·禄丰县


禄丰县位于云南省中部

地处楚雄彝族自治州东部

是久负盛名的

恐龙之乡、化石之仓、工业重镇

蜚声海内外的

“禄丰恐龙”和“禄丰古猿”

在这里出土

(禄丰县城)


禄丰县历史悠久

历代建制变革频繁

如今的禄丰县由

原禄丰、罗次、广通、盐兴

四县合并而成

禄丰县春秋为百濮地

战国、秦至西汉初年属滇国

汉武帝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置益州郡

属秦臧县、连然县

唐武德元年(618)

唐开南中,置南宁、昆、恭州

至元十二年(1275)

因星宿江中有石如甑

俗名“碌琫”,得名禄丰县,属安宁州

民国2年(1913)裁州、府,属滇中道

新中国成立后

罗次属武定专区

禄丰、广通、盐兴属楚雄专区

1953年4月

武定专区撤销并入楚雄专区

罗次县随之并入

1958年4月4日

国务院决定撤销盐兴县,并入广通县

1958年4月15日

楚雄彝族自治州成立

禄丰、广通、罗次隶属楚雄州

1958年6至10月

罗次县、广通县先后撤销

并入禄丰县

在这片353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生活着汉、彝、苗、回、傈僳等25个民族

常住人口43.39万余人

(禄丰县城)

滇西咽喉

禄丰是云南省的地理中心

是昆明通往滇西各地的交通咽喉

有“九州通衢,两省驿站”之称

成昆铁路、成昆铁路复线横贯全境

经过禄丰的成昆铁路

黑井阿南庄、法拉两座环形隧道

是世界铁路史上的一大奇观

(山间公路)


禄丰自然地貌四周高、中间凹

金山坝子居中,罗次坝子偏东

黑井、川街峡谷分布西、南

野生动植物、野生菌种类繁多

可供采集的中草药645种

禄丰松茸、松露、牛肝菌也是馈赠佳品

远销日本、韩国等国际市场

雕翎山植被群落

还被列入云南省自然保护点

和省级植物科学研究基地

禄丰县自然资源保护历史悠久

嘉庆十三年(1808)

川街阿纳立有《封山育林乡规民约碑》

至2018年底

禄丰的森林覆盖率达64.95%

湿地保护率居楚雄州第一位

(黑井古盐坊)



千年盐都

2亿年以来

滇中地区的内陆湖泊

积累了大量的盐类矿藏

禄丰盐井数量丰富

著名的盐井有

黑井、琅井、猴井、阿陋井、草溪井

盐井中的卤水自然沉积井底

人们以竹木制成龙

并以人力提拉至井外

再将卤水煎煮成盐

(古法煎盐)


黑井产盐,春秋时任人取用

唐代隶属于蜻岭(今姚)盐官,由国家专卖

南诏时,因黑井之盐“洁白味美”

专供南诏王室使用

至元六年(1340)黑盐井设盐课提举司

统辖各盐场,明、清沿袭

至明代,境内盐年产量增至600万斤

年盐课由3万两增至9万两

康熙年间

禄丰所产井盐已行销云南全省54州县

(黑井古镇大龙祠)


禄丰文脉悠长

各民族文化交融

自古至今流传着数量丰富的

民间故事、歌谣、谚语

关于人类起源的传说

在境内汉、彝、苗族中就流传着5种

高峰彝族《火把经》

妥安彝族《开路咒词》两部长诗

仅在彝族毕摩家中父子相传

是研究彝族禄丰彝族

族源、迁徙、原始宗教

古代农业、习俗的珍贵资料

(黑井古镇文庙)


明清时代

中原文化与当地文化进一步融合

来自中原的流官在当地

开盐井、重军屯、兴水利

建县城、筑桥梁、创文庙

立书院、盖寺庙、倡交易

先后立书院8所

为禄丰育才兴邦

人才辈出奠定了基石

明代禄丰人王劝士、王锡衮父子

文章著作流传于世

禄丰诗人视点高远

乾隆《琅盐井志》收录了

描写煎盐工人劳作的写照以及

反对砍伐森林、保护生态的呼吁

(炼象关)


多元的民族文化与历史悠久的盐业文化

造就了禄丰独特的旅游资源

迤西道上络绎不绝的背夫马帮

成就了炼象关

“万马归槽,天下盐仓”的繁荣景象

以商铺、关隘为中心

以儒学文化为依托的独特的人文景观

成就了“明清社会活化石”

(黑井古镇)


云南“四大古镇”之一的黑井古镇

古色古香的坊巷

颇具明清风格的民居

以及古寺庙、古盐井

四街十八巷的传统城镇格局

见证着千年盐都的兴衰繁华

2006年成为了“中国历史文化名镇”

(黑井武家大院)


彝族火把节上的大刀舞

傈僳族阔时节的“上刀山,下火海”

黑井镇洞经音乐

禄丰琅井松毛豆腐、黑井盐焖鸡

沉淀出一份属于千年盐都特有的味道

禄丰恐龙谷、川街“陨石坑”

自然与人文的魅力汇聚在禄丰

(恐龙化石)


化石之仓

侏罗纪的一串足迹

给禄丰这片土地烙上了最神秘的色彩

1938年

卞美年在禄丰金山镇发现了大量恐龙化石

1939年

杨钟健的研究揭开禄丰蜥龙动物群的序幕

许氏禄丰龙和卞氏兽的出土

揭开了生物进化史上爬行类

向哺乳类动物过渡之谜

许氏禄丰龙也成为了最早

被中国人自主发现和装架的恐龙

(杨钟健像)


1941年,杨钟健发表专文《许氏禄丰龙》

增写了世界古生物史的一页

禄丰从此被誉为“恐龙之乡”

之后,禄丰又相继出土了

跨越侏罗纪早、中、晚3个时期的

近蜥龙、云南龙、金山龙等恐龙化石

组成了中国目前有关脊椎动物化石

最丰富、完整的动物群之一

杨钟健作诗感叹

千万年前一世雄,赐名许氏禄丰龙

种繁宁限两洲地,运短竟与三叠终

再造犹见峥嵘态,象形应存浑古风

三百骨骼书卷记,付与知音究异同

禄丰的考古发掘成果还不仅于此

1975年,在禄丰石灰坝出土的

距今约800万年前的“禄丰古猿”化石

为研究人类的起源与发祥地

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

(张冲移卤就煤工程纪念碑)


嘉荫长存

禄丰也是科学研究的沃土

云南盐运使张冲在这里试用采煤煮盐法

实施“移卤就煤”工程

创造了云南科技史上的奇迹

民国时期一批地质工作者到一平浪作调查

为创建云南煤田地质学派奠定了基石

社会学家费孝通数次到禄丰县开展社会调查

撰写了《禄村农田》、《易村手工业》等

著名的调查报告

(张经辰像)


历史永久的禄丰哺育了一代代英杰

明崇祯时期,王锡衮出任礼部、吏部尚书

中共云南省早期领导人张经辰

在禄丰用绚烂的青春写下了

云南革命斗争史上壮丽篇章

(禄丰县城)


前人的精神不曾被历史的长河湮没

他们将走出课本和博物馆

浸透在当下的奋斗中

继往开来,砥砺前行

谱写禄丰更加美好的明天

来源 云南地方志

责编 李舒琪

审核 陈大衡